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
徐老住院講形勢——胡文彬

胡文彬

 作者簡介:胡文彬,1923年1月出生,1946年12月入伍,曆任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總務科文書、醫務部助理員、醫務部副主任等職,1982年9月離休。回憶錄《徐老住院講形勢》,是其在醫院工作期間,發生在老根據地裡的一個故事。

1947年初冬,天氣乍寒。一天黃昏,有個穿藍制服的青年背着一位穿藍棉衣的老人,到河北省唐縣的張合莊白求恩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治病。院部似乎已接到上級通知,指導員羅霞提前等候,見病人來到,她撥開人群,不需要任何手續徑直将病人送到領導居住的小四合院(當時醫院分散占用民房當病房)的主房休息。病人大約六、七十歲,個子不高,稍顯微胖,慈祥可親。院長吳之聘和其他醫院領導,都陸續來此探望,并派最好的醫生護士給予治療和護理。這是誰呀?噢,原來是毛主席的老師——徐特立同志。

白求恩醫大附屬醫院(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于1946年9月底撤出張家口,輾轉月餘,來到唐縣張合莊。醫院有不少專家教授,醫護人員中也有一些國際友人,這在解放區所有醫療衛生部門中,技術與設備都是屬于一流的。200多名住院病人都散居在老百姓家裡,幹部戰士均享受供給制。營以上幹部住院一般都帶着警衛員或通訊員。徐老住院是由一位公務員陪着來的。

徐老和公務員感情甚深,情同父子。聽說,過去公務員鬧病,徐老為其煎湯送藥,還端過尿盆呢。這位德高望重的老首長,如此重感情,真是難得呀!

徐老患的是丹毒,經過消炎治療,病情趨向穩定。當時,農村生活條件極差,院首長給徐老送去一小兜蔬菜,徐老忙說:“不要,不要,快給其他傷病員吃。”病号飯也較一般。聽說徐老愛吃土豆,院裡就設法買些給他吃,每次徐老都說:“其他患者吃什麼,我就吃什麼,不要搞特殊。”

十幾天過去了,徐老病情大有好轉,吳院長就抓住時機,請徐老給講講形勢,順便解答群衆對時局的一些疑慮。徐老欣然答應,表示願和大家座談座談。

一個星期六的下午,全院排以上幹部都集中在病區的小院裡,放了一把“太師椅”,不過,徐老還是站着和大家見面,并說随便談談。他操着濃重的湖南口音慢慢地講起形勢來:

“當前時局是:國民黨反動派圍攻我解放區,奪取我抗日勝利果實。蔣介石自恃兵多将廣,又有美式裝備,企圖一舉消滅共産黨、八路軍。但是,人民不答應,解放區軍民奮起抵抗。在毛主席正确戰略戰術指導下,幾個戰役消滅了整旅、整團的蔣軍,使他們由全面進攻被迫轉為重點進攻,形勢發展對我軍很有利。”

“關于階級路線,我們奉行的是堅決依靠雇農和貧下中農,團結中農和廣大知識分子。農村中雇農、貧下中農是革命的堅定分子,他們缺吃少穿,在舊社會過着牛馬不如的生活,假如蔣介石打過來,哪有他們的好日子過,所以,貧下中農革命最堅決、最徹底,是我黨的依靠對象。在解放戰争中,廣大貧下中農的青壯年踴躍參軍,很快補充和壯大了我們的隊伍。”

“存在決定意識。中農則有些動搖,人常說:家有一鬥餘糧,就盼市場糧價漲。但中農不同于封建剝削的地主階級,是自食其力的勞動者,過去同樣遭受帝、封、官的盤剝與壓迫,因而也是贊同和擁護革命的。在革命發展的潮流中,很自然參加到革命隊伍中來。”

“再談一下統一戰線問題。衆所周知,黨的領導、武裝鬥争和統一戰線,是革命的三大法寶。‘工農兵學商,一起來救黨’大家都會唱,團結起來就有力量。抗戰是這樣,打老蔣也是這樣。‘商’是什麼階級呢?‘商’就是民族資産階級,大家不要一聽資産階級就卑視、就痛恨。其實,民族資産階級是我們團結的對象,在革命和建設過程中,過去少不了他們,現在和将來也少不了他們,要和他們長期合作。我國和蘇聯的情況還不大一樣,不是消滅一切資産階級。國民黨反動派是代表大資産階級利益的,四大家族及其同僚是官僚資産階級,是革命的對象,必須打倒予以鏟除。”

“關于第三次世界大戰能否爆發的問題,我們不是預言家,不能簡單地回答能與不能,什麼時間發生,應作具體分析。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不久,德、日、意法西斯成為戰敗國,受到沉重打擊,元氣大傷,短期内很難東山再起,各參戰國的生命财産都遭受了巨大損失,再打世界大戰,全世界人民會堅決反對。而希望挑起世界大戰的是極少數的反動派,他們要想使眼下的局部戰争蔓延成廣泛的世界戰争,無非是想保住岌岌可危的反動統治。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唯有美帝國主義的國土未經戰争洗禮,撈到不少便宜。戰後他們想稱霸世界,到處插足,企圖削弱和消滅革命勢力。他們善于偷機取巧,在挑起内戰中,實行‘美國出槍、販賣軍火、他國出兵,以夷制夷’的策略。真要美國出兵打仗,他就要權衡利弊了,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還有一些敵特分子,故意造謠惑衆,謊稱第三次世界大戰要打起來了,這是别有用心的人制造混亂,我們要提高警惕,千萬不要上當。”

吳院長見講得時間不短了,怕徐老太累,适時地站起來說:“今天就講到這裡吧,徐老花休息時間,不辭勞累,給我們做了精彩的形勢報告,使我們增長了很多知識和見解,我代表醫院表示衷心的感謝!”接着,大家報以熱烈的掌聲。

    幾天後,徐老康複出院了。院領導熱烈歡送,戀戀不舍地望着徐老的身影消失在遠山原野中。

 

來院導引:

地鐵一号線: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公交車:1路、快1路、15路、29路、38路、58路、61路、62路、94路、325路、遊5路公交車,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自駕:西二環,中山西路出口,向東1000米路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