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
誰說女子不如男
 

記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護士、晉察冀邊區“模範護士”張吉吉

周遊  戈丹

 吉吉又名張瑞芳,女,河北高陽縣人,19239月出生,1938年參加八路軍,1940年入黨。抗日戰争時期,她在擔任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三分院護士期間,不懼艱險,英勇頑強,表現出了無私無畏的英雄氣慨。特别是在1942年至1943年抗戰的艱難歲月,她在與上級完全失去聯系的一年多時間裡,沒有藥、沒有錢、沒有糧食,她白天為傷病員讨飯,晚上治療,救治了80多人。1944年,在晉察冀邊區第三屆英模大會上,她被授予“模範護士”稱号,為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優良傳統的形成作出了重要貢獻。

 白求恩工作者最鮮明的信條,就是一切為了傷病員,不怕艱難困苦,對傷病員有兄弟般的熱愛,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一切。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三分院護士張吉吉,就是這樣的一位英模。她原是抗日九分區高陽大隊衛生所的看護班長,是一個不怕艱難困苦的共産黨員。在冀中平原抗日戰争的烈火裡,她和熱血男兒一樣勇敢。為了傷病員,她讨過飯吃,她忍受過饑餓,經受住了生與死的考驗,大家都誇她是“當代花木蘭”。在1944年度的英雄模範選舉中,她被評為白求恩工作者,被晉察冀邊區政府授予“模範護士”稱号。

(一)

 吉吉生長在較富裕的家庭,抗戰以前曾上過4年初小。1939年她17歲的時候,曾教過一個時期的小學。從1940年到1941年她在冀中衛生教導隊聯校受訓,學習了8個月的光景。1941年畢業,接着就碰上了日寇殘酷的秋季大“掃蕩”,那時她剛鬧過一場腸胃病,身體還沒有完全複原。她被分配在第三組當護士,并擔任青年隊長的工作,全組傷病員共有60多人。因為環境緊張,敵人經常搜山,以緻傷病員同志每天隻能吃高梁和棒子,這對當時29個痢疾病号,是很苦惱的一件事。可是,張吉吉不能讓這種情況繼續下去,她向組長積極建議去找細糧,為傷病員解決困難。這意見被采納了,她就帶病籌糧,發揮了自己的模範作用,推動了大家一齊下手。等到兩個月反掃蕩過去,大部分傷病号就都好了。

19424月,她從路西回到了大平原,在冀中軍區衛生部直屬所擔任看護員的工作。一切都很新鮮,她感到無比的歡喜,可是殘酷的戰鬥正在前面等着,不幾天“五一”大掃蕩就開始了。敵人要形成一個驚濤駭浪的海洋,讓我們遊過去,有的人經住了這種考驗,有的人卻在險惡的風浪面前可悲的淹沒下去了。因為環境的變化,衛生機關全是分散堅持工作。那時張吉吉這一組,共是8個工作人員,負責帶領20幾個傷病号,成天跟敵人兜圈子,在合擊和清剿的空隙裡,隐蔽地遊來遊去。可是那盡是狂風暴雨的日子呀,8個工作人員竟跑了6個,最後隻剩下張吉吉和一個夥夫了。在這種情況下,張吉吉便把輕病号分成兩個組,把夥夫也分在裡面,給了他們一些糧票菜金,讓他們自己打遊擊去。她帶着8個重傷員,繼續跟敵人作不屈的鬥争。

 (二)

 日寇大掃蕩,那真是最艱難的歲月啊!敵人來來去去,一天不知有多少次,大白天老百姓誰也不敢回村。張吉吉帶着病号在麥地裡宿了12宵,有8天不敢到村裡去做飯。那些日子,她為了傷病員不餓肚皮,便隻有沿街求乞了。每到天黑見老鄉回去弄飯,她便悄悄地跟着回去,哀求着要一些饽饽之類的東西,有的老大娘對她說:“瘋閨女,你願意幹這個,要飯吃冤不冤?咱們可沒有饽饽給你吃!”張吉吉一點也不氣餒,卻耐心地解釋道:“大娘,我是給八路軍傷員要的。你也要想一想,自家兒子出去打日本打傷了,好幾天不能動,工作人員不給他要些吃的,他吃什麼呢?”一番話,老大娘被感動了,掏出兩個餅給她。她也曾在有“公糧”的地方,偷偷地用褲子裝一些小米出來。因為躺在麥地裡的傷員們一個個都張着嘴,就象小燕子等着母親喂食物一樣,全等着她弄一些吃的呢。在完全沒有辦法的時候她也曾挖過野菜充饑。傷員們幾次感動地對張吉吉說:“張同志,你就是我們的恩人,我們死了也忘不了你。”

經過多次轉移,張吉吉帶着傷員轉到了自己的家鄉高陽縣,但這時的高陽,敵人到處修了崗樓,根據地被破壞了。她隐蔽在高陽住了些日子,經過精心照料,傷病員同志慢慢都已痊愈,于是她便将傷病員交給交通站處理,自己去尋找軍區衛生機關。

 (三)

 一連幾個月,張吉吉沒有找到組織,完全脫離了上級,沒有工作,也沒有地方可去,隻有獨個兒在外流浪,等着過到路西抗日根據地去。六、七月的天氣,她身上還穿着棉衣,可是又不敢回家去,因為她的家是在敵戰區,離城很近,和家裡又很久沒有通過信。她有一個哥叫張坎,也不知道幹了什麼,後來打聽到家裡的情形,聽說她哥當了抗日的區長,這才放了心,決定回家去換單衣,同時弄點錢做路費,好過到西邊山裡去。回到家裡,母親見到了她那種狼狽的樣子,禁不住心痛地哭了,堅持要把她送到保定去上學,可她不樂意,心裡念着的是自己革命的家——八路軍。在家裡蹲了好些天,整天提心吊膽,躲在小屋裡不敢出門。一天黑夜,她哥張坎從區裡回來,她高興極了,跟哥商量好,決心随他一塊兒出去,離開這沉悶的家。

哥哥把她帶出來了,一時也沒有适當的工作,并在一家老鄉家裡住下來。那時大風暴雨還沒有過去,老鄉恐怕惹事,以緻把區長的妹妹當成了沉重的累贅,可是張吉吉是懂得自己應該怎樣做群衆工作的,她必須跟老鄉打成一片,才能在隐蔽中找到安全。她雖是從嬌生慣養中出來的人,卻受過革命的教育和錘煉,心裡并不輕視勞動。因此,她經常主動地幫助房東幹活,比如紡線、上場、打麥、洗碗、做飯、哄孩子……什麼事情她都插手去做。她不但幫助房東,有空的時候還幫助其他鄰居,這樣,老鄉們誰都喜歡她,都稀罕她的能幹和勞動,她就這樣遊在群衆的大海中度過了最艱險的日子。

 (四)

 半年過去了。19434月的一個早晨,張吉吉突然聽到南晉莊方向傳來緊密的槍聲,她跑到村外去打聽消息,知道了八路軍在南晉莊跟敵人幹開了。一聽到打仗,她就想到自己隊伍的傷員,雖然她這時沒有擔任任何任務,可是還是把護理傷員當成自己的本職工作,她向老鄉要了半斤棉花穰子,買了一些堿面,借了兩把臘夾子,一把土剪子,和幾根紡車上的竹簽,全放在鍋裡煮起來,消過毒,準備用來作為換藥的器械,另外又把别人藏下來的10個急救包也翻了出來。整整忙了一天,才算把材料準備好了。

等到天黑還不見什麼動靜,張吉吉又跑到村外打聽消息。正好這時區小隊副政委給她來了封信,告訴她今天24團在南晉莊戰鬥中,下來30多個傷員,正往某村送,請她前去幫一下忙。她高興極了,連黑夜飯也沒顧得吃,便帶着材料,邀了一個過去當過衛生員的同志,一同趕到那兒去,給滿院子的傷員迅速換好了藥。随後,就把所有的傷員,分散着住在7個村子,她總是每日天黑跑去換一次藥,到天明才返回來,這樣一來一往,每天要跑五六十裡路。為了治療和照顧傷員,有時她竟一連三天三夜沒睡覺。

 (五)

 吉吉的哥哥張坎,是一個在群衆中很有威望的區長,在工作上有能耐,更有高度的責任心。他經常和張吉吉一塊去探望傷員,并從各方面幫助她做好工作。19435月,張吉吉為了在物質上給傷員一些安慰,特地趕到區裡,請領給一部分資金。于是他們兄妹倆便一同到柳河莊看傷員,并在那裡召集附近4個村的村幹部開會,商量着慰勞傷員的辦法。會一直開到半夜,這天晚上,他們就住在村裡。

第二天一早,敵人包圍了村莊。他們是專門沖着區長張坎來的,漢奸密探總是跟蹤他。一發現情況,區長就把文件從口袋裡掏出來,張吉吉接過把它隐藏在坑洞裡。後來敵人進了院子,區長一面打盒子槍,一面突圍,在打倒兩個敵人以後,他自己也負了傷,為了堅決不做敵人的俘虜,區長照準自己打了一槍,就這樣壯烈地犧牲了。

當時敵人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區長身上,所以張吉吉很容易就跑出來了,她親眼見到哥哥的犧牲,在悲痛中卻還惦記着村裡傷員的安全。幸而隐蔽得好,這一天所有的傷員,都沒有受到損失。

哥哥的犧牲,更激起了張吉吉對敵人的血海深仇,因此,她的工作積極性更加提高了。有一天,她到郭丹趕集,碰見舅舅也趕着大車到集上來,車上還坐着她的母親。母親一見她,就哭着說:“黑心的閨女,你哥死了,你怎麼也不回家去,今兒回去跟我做伴,送你上學去。”張吉吉回答說:“我是回不去,丢下傷員誰管?”舅舅硬把她拉上車,可是她說她餓了,要去集上買些吃的,就這樣又跑脫了。

在高陽地區,張吉吉進行了一年多的救護工作。1943年下半年,高陽衛生所成立,她參加了所裡的工作。可是環境太困難,器械非常缺乏,公家也沒法補充。一切為了傷病員的張吉吉,卻以自我犧牲的精神,在自己應吃的糧食内,主動每天節省出4兩,一個多月積聚了19斤小米,便拿來買了幾件器械。這樣使醫療增加了效能,保證了傷病員能早日恢複健康。

 (六)

 1944年春天,平原上的戰鬥又活躍起來。 2月底,張吉吉到縣裡開會,32就發生了有名的大莊戰鬥。 大莊離張吉吉開會的地方有70裡,離她的小組所在地有20裡。聽到打仗的消息,她的心情就完全惦念着戰鬥中的傷員了。那已經是天黑,會剛開完,她沒有聽從所長的勸阻,就連夜趕回來了。天明到家,人們又激動又驚奇地對她說:“你來了,我的老天爺,你怎麼知道打仗呢?”她答道:“我在縣裡聽說大莊打仗,就連夜往回趕,怕誤了事,讓傷員受罪。”于是大家便急急忙忙地準備材料,她自己又忙着動員擔架、大車、找房子,準備堅壁的地方。

不久擔架擡回來,一共是23個傷員,她迅速換藥以後,就分别将傷員堅壁在兩個村裡,第二天早晨,敵人就出動過來,包圍了村莊,可是因為弄得及時,隐蔽得嚴密,卻沒有遭受一點損失,真是險呀!不到一個月,這些傷員就在她的治療護理下,完全傷好歸隊了。

“五一”掃蕩後一年多的工夫,張吉吉單獨救護了80多個傷員。這些突出的事迹,她自己卻認為很平凡,是自己本職工作應盡的責任。這是很對的,可是象這樣出色的白求恩工作者,也真是中華民族的好女兒,稱得上是中國南丁格爾的新典型呵!

 

來院導引:

地鐵一号線: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公交車:1路、快1路、15路、29路、38路、58路、61路、62路、94路、325路、遊5路公交車,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自駕:西二環,中山西路出口,向東1000米路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