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
在柯棣華院長指導下成長

張育民

 作者簡介:張育民,抗戰時期曾任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外科醫生,離休前為北京軍區後勤部副部長。1942年,他直接在柯棣華同志領導下工作。回憶錄《在柯棣華院長指導下成長》,以其親身經曆和感受,從不同側面介紹了柯棣華同志的高尚品德和感人故事。

1942年春,我經過晉察冀軍區白求恩衛生學校一年半的軍醫班培訓,分配到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一所任外科醫生。當時醫院設在冀西唐縣葛公村,是白求恩衛生學校的附屬醫院。在抗戰環境的艱苦歲月,這所醫院的醫療條件還算是不錯的。一些從國外留學歸來的大學生和醫術高明的醫生,既在白求恩學校任教,又在我們醫院工作,其中有兩位留學日本的專家:一位是陳淇園同志,内科專家;一位是張文奇同志,眼科專家。因此,醫院技術力量還是比較強的。印度人民的友好使者柯棣華同志就是這所醫院的第一任院長。柯院長對我這個剛剛走出校門的年輕醫生,非常關心和愛護。至今,他的音容笑貌,我仍記憶猶新。

極端負責的名醫

我們和柯院長在一起時,他經常告誡我們:作為一個醫生,對待事業和病人,不能有一絲一毫的馬虎。每當他到病房查房時,總是先認真地查看病曆,爾後再仔細詢問值班醫生,隻要你對病人的病情稍有一點點模糊不清,病曆寫的不完整,他就立即給你指出來,并把道理給你講明白。有一次,他發現一個大腿骨折傷員,由于夾闆固定的松,起不到固定作用,他馬上把值班醫生和其他外科醫生找來,嚴肅地指出,這是害人的,這樣容易損壞血管,造成不幸,應立即糾正。接着,當場為這位骨折傷員重新進行了固定,我們在場的每一個醫生,對柯院長認真負責的态度無不欽佩。記得一位戰士腹部受傷,我們給他做手術,由于消毒不嚴密,造成刀口感染,很長時間不能愈合,給術者帶來很大痛苦。柯院長知道後,和我們一起想了很多辦法,并經常來查看病情,采取積極有效的治療措施,終于使術者的刀口得到愈合。按理說,這本來是我們醫生的責任,可是對待傷病員,柯院長從不分你我,隻要傷病員能早日恢複健康,重返前線,他才放心。

誨人不倦的良師

柯院長醫術高明,但不保守、不自私。這是當時我們醫生對他的評價。為了提高我們的醫療技術水平,柯院長經常結合臨床給我們講解理論,進行示範,有時還手把手地向我們傳授技術。在和他的接觸中,我看得出來,他非常希望盡快把醫療技術傳授給我們。有一次,他到外科病室檢查,我正在給傷員換藥,他看到我用鑷子夾棉球蘸着鹽水,擦傷口周圍的血迹污物。按操作要求,擦傷口時應由裡往外擦,使污物感染不了傷口。可我沒有經驗,不分裡外來回地擦,他馬上把操作要領告訴我,還手把手地教我。那時醫院的設備很不完善,診斷隻能靠問診、望診和一些極簡單的檢查,稍有疏忽,就有可能造成嚴重後果。我當時隻有兩年的學習實踐,确實技術不高,很多問題弄不清楚,每當向柯院長請教時,他總是耐心地給我講解。我印象最深的是,一次在給一名傷員治療時,遇到了一個難題,我去找柯院長,他反複地給我講了幾遍,直至清楚明白。不料,時隔幾天,他又把那個問題端了出來,對我進行了考試。他當場提問,我當場回答。由于我在他的幫動下,真正掌握了這一疑難問題,沒有被柯院長問住。事後,他鼓勵我要多學一點本領,努力為傷病員服務。我想,柯院長真不愧是我們的好老師啊!

平易近人的院長

我是從地方工作入伍的,具有高小文化水平。雖然經過白求恩衛生學校軍醫班培訓,但醫療技術水平仍很低,加之醫療實踐少,缺乏工作經驗。剛到醫院不久,就碰到柯院長到我負責的外科病室檢查工作,他要求按病曆一個一個彙報。我想讓看護長給他彙報,因我是醫生,他點名讓我彙報。當時,我很窘迫,心情十分緊張,有些問題本來清楚,但由于緊張都給忘了。這時,柯院長不但沒有發火,而且态度十分和藹,從拉家常談起,循循善誘。他的中國話說的并不流暢,唯恐我聽不明白,一邊講,一邊比喻,使我的心情慢慢平靜下來,接着又告訴我遇到問題如何處理。事後,我心裡還在想,原來外國人的脾氣也是這麼随和可親。打那以後,無論是向柯院長彙報還是聊天交談,我都無拘無束了。

在和柯棣華同志接觸中,我學到了很多東西,使我不斷成長進步。他的崇高精神和品德,以及他感人至深的事迹,一直成為我為黨、為人民努力工作的巨大動力。

 

來院導引:

地鐵一号線: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公交車:1路、快1路、15路、29路、38路、58路、61路、62路、94路、325路、遊5路公交車,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自駕:西二環,中山西路出口,向東1000米路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