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
白求恩言論摘錄

    一、毫無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

    我知道我也應該休息,可是,我一看到傷員,看到他們的傷口在流血,聽到他們在痛苦地呻吟,我能把他們放下,對他們說你等一等,等我休息完了再給你做手術嗎!不,我不能那樣做。我年紀是大了一些,所以就更要在有生之年争取多做一些工作,這樣生活才更有意義。
    摘自周而複《諾爾曼·白求恩片斷》一文,第195頁

    我的健康還不錯——隻是牙齒需要檢查,一隻耳朵已經聾了三個月,眼鏡也需要重配了。但是除了這些小毛病和相當瘦之外,我挺好。
    摘自羅德裡克·斯圖爾特《此人是無所畏懼的》一文,第155頁

    今天是我49歲的生日。我有這個足以自豪的榮譽——在前線我是年紀最大的戰士。這一天我是在床上消磨的。我是在早晨6點鐘上的床,從昨天下午7點鐘起我一直在動手術。在40個重傷員中,我們做了19個手術。
     摘自白求恩1939年3月3日《日記》,第122頁

    不管她是哪一部分的,她是病人,有病應該馬上治療,我不能看一個病人危險而不救她,我做不到。
    摘自周而複《諾爾曼·白求恩片斷》一文,第199頁

    隻要傷員告訴我一聲好,那我就不知道該怎麼高興了。
    摘自周而複《諾爾曼·白求恩片斷》一文,第189頁

    我是軍區的衛生顧問,要是因為危險就不去看傷員,便是失職。
    摘自冀軍梅、侯志宏著《白求恩的故事》一文,第196頁

    我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也希望你們給我批評,我将百分之百地在工作之中來改正……
    摘自周而複《諾爾曼·白求恩片斷》一文,第187頁

    我很累,可是我想我有好久沒有這樣快樂了。我很滿足,我正在做我所要做的事情,而且請瞧瞧,我的财富包括些什麼!我有重要的工作;我把每分鐘的時間都占據了。這裡需要我。
    摘自白求恩1939年3月3日《日記》,第120頁

    我十二分憂慮的,就是前方流血的傷員,假如我還有一點支持的力量,我一定留在前方,……我的腳已經站不起來了。
    摘自白求恩1939年11月11日《給朗林的信》

    我的身體整天發冷發熱到不能支持的程度(熱度高至39.6°C左右)。因此我隻好通知他們如有腹部傷,股骨骨折或頭部負傷的傷員送來,馬上要通知我。(就是熟睡了也要叫起來——譯者)
    摘自白求恩1939年11月11日《給朗林的信》

    今天我感覺非常不好——也許我會和你永别了!
    告訴加拿大和美國,我十分的快樂,我唯一的希望是能夠多有貢獻。
    最近兩年是我平生最愉快、最有意義的時日,……
    我不能再寫下去了!
    讓我把千百倍的熱忱送給你和其餘千百萬親愛的同志!
    摘自白求恩1939年11月11日寫給聶榮臻同志的《遺書》

$

    二、極端負責、極端熱忱的精神

    沒有哪一件工作是小的,沒有哪一件工作是不重要的。要學習獨立工作,不要那半斤八兩的幫助。空談代替不了行動,話是人們發明來描寫行動的,照它本來的目的去用它吧。
    摘自朱德1942年《紀念白求恩同志》一文,第6頁

    醫生是為傷病員活着的,如果醫生不為傷病員工作,他活着還有什麼意義呢?
    摘自朗林《和白求恩大夫在一起的日日夜夜》一文

    我們必須運用技術去增進億萬人的幸福,而不是用技術去增加少數人的财富。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5日《在晉察冀軍區模範醫院開幕典禮上的講話》一文

    讓我們把盈利、私人經濟利益從醫療事業中清除出去,使我們的職業因清除了貪得無厭的個人主義而變得純潔起來。讓我們把建築在同胞們的苦難之上的緻富之道,看作是一種恥辱。
    摘自白求恩1936年4月17日《從醫療事業中清除私利》一文,第33頁

    我們要把傷員當成自己的親人,倍加關懷愛護,甯可犧牲自己的利益,也不能叫他們受痛苦。
    摘自冀軍梅、侯志宏著《白求恩的故事》一文,第247頁

    每一個醫生,應該時時想到你的傷病員,要時時問自己,我能幫助他們更多一點嗎?這樣就要想法使你的工作進步,更好地發揮你的技術來為傷病員服務
    摘自王道建《一切為了傷病員》一文

    前方戰士的崗位在戰鬥的火線,我們的戰鬥崗位在手術台;前方戰士不會因為轟炸而停止戰鬥,我們也不能因為轟炸而停止手術。
    摘自白求恩1938年12月8日《日記》,第121頁

$

    三、精益求精的精神

    在衛生事業上運用技術,就是學習着用技術去治療我們受傷的同志,他們為我們打仗,我們也必須替他們打仗。我們要打的敵人是死亡、疾病和殘廢。技術雖不能戰勝所有這些敵人,卻能戰勝其中的大多數。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5日《在晉察冀軍區模範醫院開幕典禮上的講話》,第37頁

    我們為什麼必須學習好的技術呢?因為好的内外科技術能使傷病員好得快,減少他們的痛苦,減少死亡、疾病和殘廢。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5日《在晉察冀軍區模範醫院開幕典禮上的講話》,第37頁

    嚴格執行制度,不是小題大做,是人命關天的事。
    摘自冀軍梅、侯志宏著《白求恩的故事》一文,第186頁

    沒有準确的登記,就不可能有準确的統計;沒有準确的統計,就不可能有準确的分析;沒有準确的分析,就不可能有準确的方法,就等于蒙着眼睛走路一樣。
    摘自林金亮《高尚的人——白求恩》一文,第226頁

    不要認為醫生都是膽小鬼,謹慎一些對病人是有好處的。
    摘自劉光遠《我們呼喚着白大夫》一文,第259頁

    同志,要知道這種馬虎粗心的工作作風會緻人死地的,……
    摘自葉青山《在白求恩同志左右》一文,第221頁

$

    四、國際主義的精神

    我拒絕生活在一個制造屠殺和腐敗的世界裡而不奮起反抗。我拒絕以默認或忽視職責的方式來容忍那些貪得無厭的人向其他人發, 動的戰争。……西班牙和中國都是同一場戰争中的一部分。我現在到中國去,因為我覺得那兒是需要最迫切的地方,那兒是我最能夠發揮作用的地方。
    摘自周而複《諾爾曼·白求恩片斷》一文,第181頁

    我萬分幸運能夠到你們中間和你們一起工作和生活。……我向你們表示:我要和中國同志并肩戰鬥,直到抗日戰争勝利!
    摘自周而複《諾爾曼·白求恩片斷》一文,第184頁

    在這裡我找到了最富于人性的同志們。他們遭受過殘酷,可是懂得什麼是仁慈;他們嘗受過苦痛,可是知道怎麼笑;他們受過無窮的苦難,可是依舊保持着他們的耐性、樂觀精神和靜谧的智慧。我已經愛上他們了;我知道他們也愛我。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3日《日記》,第120頁

來院導引:

地鐵一号線: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公交車:1路、快1路、15路、29路、38路、58路、61路、62路、94路、325路、遊5路公交車,和平醫院站下車即到。

自駕:西二環,中山西路出口,向東1000米路南。